立博体育备用

公司新闻
2022-08-20 01:36:59|作者:立博官方网站

如何从高校打印费看学校质量?

  各位客官,请问贵校(或母校)的打印复印费价格几许?打印或复印一页多钱?假设你目前正在高校工作或学习,请了解一下贵校打印复印价格是多少?

  这貌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问题,为什么今天要放到一起来说?这是因为今天要和各位讨论一个话题:从高校打印复印费看学校质量。

  为什么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、复旦大学、南开大学、天津大学、南京大学等一批大学的打印复印费价格是一毛一页或一毛五两页,且十数年来一直如此。同期,有些大学的打印复印费价格是两毛一页,甚若三毛一页。10年前笔者曾经就读的学校,一毛五两页,至今仍然如此。但一条路之隔的一个学校打印复印费价格则为2毛,而继续走一公里,还有一所学校,则是三毛一页。到底什么原因?

  可能有人会说:不同地方的物价水平不一样。显然,这个没根据。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南京的物价相差很大,但为什么绝大多数985高校的打印复印费是一样的,一毛五两页。而在这些学校附近,有很多学校的打印复印费价格可能是两毛一页、三毛一页。显然,这个价格的差异非物价水平所能解释。

  可能还有人会说,学校的在读学生数量不一样,有多有少。学生多的,需求多,学生少的,需求少。貌似有点道理,但不尽然。一个典型化事实是,国内许多排名靠前的学校的在读学生数量并不比一般学校的多,甚至是相反。各位如有兴趣,可自我百度。

  从供给的角度看,打印复印社虽小,但却是满足规模经济特性,业务量越大,则分摊到每页上的固定成本就小,如果一天一页的业务量,恐怕每页200元也难以弥补成本,这点是显然的。

  从需求的角度看,既然非学生总量的影响,那必是单个学生的打印复印需求决定。也就是说单个学生的打印复印量大,致使总的需求量大,在供给端规模经济的作用下,使得单张打印或复印价格下降(利润与价格、厂商数量的均衡过程不再赘述)。原来如此!

  问题又来了,为什么有些学校的学生打印复印的多呢?对于这个问题,上过大学的人都知道,打印复印的内容无非是文献或前沿教材(尽管整本复印不合适),打印或复印的目的显然是为了学习。

  因此,有结论:爱学习的学生打印复印多,如果一个学校单个学生的打印复印需求大,则说明整体上学生的学习动机强、学习努力,那么这个学校的质量则自然是高的(此机制关系,不再赘述,自行脑补)。

  基于此,笔者动员自己的学生,利用各自的同学关系,对国内诸多高校的打印复印费进行了非全面的统计,基本情况如下(统计样本内):

  2、90%以上的211高校,一毛一页,少数几个211学校两毛甚至三毛,这个结果,大家只要看一下学校所处位置,自然清楚;

  3、部分两毛一页的高校,在某些学科或曾经在某些学科,在国内的排名比较不错,甚至不弱于某些211高校;

  4、三毛一页或更高的学校,在绝大多数高校评估过程中,都处于均值以下,甚至更差,当然除了少数几个特殊专业学校以外。

  经济学重在观察,观察的核心在行为。观察的目的在于善思、善学、善行,见微知著的目的也是为了善行。

  每年高考结束后,笔者都会接到N个志愿填报咨询的电话,尽管不胜其烦,但每次总是认真提供建议。笔者一般只询问一个问题:你的成绩在省里的位次多少?有了这个数据,我们可以很容易的找到那些符合条件的学校,继而打开笔者的这张表,按打印复印费价格从低往高排序,取排名前15的学校,由学生自主选择。

  八年前,笔者老家有一学生填报志愿,按此方法选择的高校。其同班闺蜜,成绩与其相差一分(谁多谁少已忘记),然目前二人的人生轨迹和职业大相径庭。一人现在美国芝加哥某金融机构任职,一人本科毕业回到原籍从事一份稳定的工作。笔者并非要判断孰优孰劣,只是想说明选择很重要。

  当然,对于这张表,平时也可一用。笔者有时会接到不太熟悉的学校的邀请去做讲座,往往在机场有人接,笔者一般会问:贵校打印复印费多钱?而来人也会很痛快的回答:我给您打印。

  但我只关心价格,如果价格在两毛以下,当天晚上我会再次认真的看一下讲座的PPT,甚至会思考学生会问什么问题。但是如果价格在三毛甚至更高,则无此必要。这个经验,有兴趣者,可自行一试。

  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的打印复印费突然飙升说明了什么?通常五毛一页,偶尔变为两元一页,为什么?发生了什么?

  在上期文末,笔者抛出一个问题: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的打印复印费突然飙升说明了什么?通常五毛一页,偶尔变为两元一页,为什么?发生了什么?

  这件事情发生在2008年,笔者在北京住了10个月,经常活动区域包括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附近。突然有一天急需打印,临时走到北京月坛南街的某家打印社去打印。发现满屋子的人,而且个个西装革履,操着南腔北调。二话不说,马上换下一家。几乎一条街上所有的复印社都是人满为患,这勾起了我的兴趣。

  进一步,一问打印价格,2元一页,态度很不友好,这更激起我的好奇心。对于现实世界,我向来遵循的观察原则是:反常即为妖。今天太反常了,我直觉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平日里,这条街上的打印复印费大概5毛一页,打印多了可以讨价还价到3毛一页。今天价格突然飙升,经济学基本原理告诉我,一定是供给或需求出现了变化。供给,没发现任何反常,没有停电、复印社数量也没发现明显的变化,那一定是需求突然上升。

  熟悉北京城市的人大概清楚,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坐落在西城区月坛南街附近(具体在哪条街请自行百度)。那么来打印的这些人都是干什么的呢?经过聊天,发现多数都来自各省市政府的工作人员。这一下,茅塞顿开!

  2008年,为了应对始于美国的次贷危机,国家果断采取了各种扩张性政策,用句坊间的话说,就是国家“发钱”。在此,我们并不对这一政策进行评估判断,我们关心的是如何“发钱”以及钱往哪些行业去。正常情况下,国家发钱一般都以各地报项目的方式下拨。国家指令一出,各省市开始组织写申报书,然后往往领导签字盖章,打印几份上交到国家发改委,跟我们申报自然基金流程差不多,但不同的是一般由专人送达,甚至需要答辩。

  但是当你带着项目书到国家发改委,发现内容需要修改,怎么办?你可能带着“优盘”甚至是笔记本电脑,但应该没有人会背着打印机。所以当这些人集中在同一个时间涌入打印复印社时,如果你是复印社老板你会怎么想?

  显然,对于这些人而言,打印没有任何价格弹性,只要有发票就行。此外,这些人操着天南地北的口音,显然不是本地的,无所谓回头客一说,而且都着急打印。那如果你是老板,大幅提价显然是最优策略。

  2012年在北京讲课时,我把这个故事讲了。课间休息时,有个证券公司的副总过来跟我讲,他已经安排人定期去这条街上关注打印复印费价格。

  设想一下,若国家要发钱,会往哪些领域和行业投呢?很显然,主要集中在“铁公基(铁路、公路与基础设施建设)”,且多数集中在央企或大型国企。而此时,由于政策披露存在时滞和保密,这一信息可能还未反映到股价上,甚至这些上市公司股票价格还一直在跌。那接下来,你只需要从“铁公基”行业选择领头羊的央企或大型国企中做出选择,买入股票即可。这也是为什么证券公司的人对这个数据感兴趣的原因。总之,一个小数据,反映了一个大事件。

  当然,需要指出的是,随着技术的不断提升,打印复印费这个数据的信号揭示能力在减弱。在撰写本文之前,笔者再次调查了一下高校的打印复印费价格,发现很多学校的价格下降了很多,但初步判断这些学校的教学质量与实力并没有同比正向变化,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阅读文献的电子终端起到了替代作用。但这并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我们总能通过观察与逻辑思维,找到一些真实的、逻辑清晰地微观变量,以表征宏观事件!

  经济学,归根到底是一个观察性学科,我们只会发现(dis-cover),不能发明。不管研究什么,我们无非是把掩盖客观存在的盖子(cover)揭开(dis-)而已。如何揭盖子?显然,需要借助于观察和我们的逻辑思维,关键的逻辑思维钥匙是:妖即反常,反常即妖。当我们观察到反常现象时,一定不要放过它,可能背后有很多有意思的故事,也许你会发现非常有意思、有价值的事情。

  比如,为什么在绝大多数二线城市机场存在天价面条(68元一碗),甚至比北京、上海机场的面条贵很多(局部体验)?肯德基与麦当劳的价格怎么基本上符合同城同价?真的是那些商店就想定那么高的价格吗?不一定。是铺面租金价格高还是有其他的原因,请大家自行分析。反常即为妖!

  再比如,我们经常看到有些超市里悬挂着横幅:“如果你发现本店价格比其他商场价格高,我们承诺三倍差价退还”。请问:你觉得超市这个横幅目的何在?营销手段还是有其他的目的?欢迎大家评论区思考探讨!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

Copyright© 立博体育app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.